<bdo id="aimya"></bdo>
  • <xmp id="aimya"><blockquote id="aimya"></blockquote>
  • 寧夏攝影學習研習社

    【人物】子潛和斐仙:我們的森林婚禮

    黃山文化旅行2020-12-04 15:15:02


     自從去年夏天搬過來森林邊上的無為居,我們就過上了梭羅這樣漫步者的生活。最常走的散步路線,就是從眺望巴黎的開闊地,穿過林中路和草地,走進聖日耳曼森林。





     

     森林寂靜、幽深,光影交融。到處是張開的感知,窸窣的言語。漫步其中,讓人忘乎所以。


     斐仙說:我們的婚禮就在森林里辦吧!

     我說:我要帶著好友們穿過森林去迎娶你。


    1

     森林里道路交錯,整個春夏之交,我都在森林來來回回研究迎娶路線,斐仙忙著寫畢業論文。六月中旬,斐仙藝術碩士一畢業,我們就正式開始準備森林婚禮這件大型作品了。

    婚禮的每一個環節都要我們親手設計,所謂親手,就是不複製,唯一。


     然而兩個完美主義者一起幹活其實是相當為難的,兩人共同製作婚禮邀請卡這件事就相互琢磨了很久都不能定下合適的方案。我們嘗試過去森林採集草葉,拓印樹樁,最終還是在一場盧浮宮金字塔下的通宵音樂會之後找到了靈感:Quatre Mains「四手聯彈」。





     邀請卡的一面是斐仙畫的「四手聯彈」的鋼琴譜,每一張都畫得不一樣,另一面是我手寫的文字內容,這段法語後來越寫越草,改變了我對書法的一個看法:原先我不認為書法中有「自行書寫」這回事,但寫了兩百遍以後,我現在面對一張空白的卡片,提起羽毛鋼筆就會汩汩地把這些文字從頭寫到尾……






     卡片上有一個印章,原先我想設計一枚聯珠印,但聯珠何如合體,有一天我用了「嘉」的甲骨文和「斐」的篆書寫了這樣一個符號──



     「嘉」是禾在食器中,以手取之,享其美味。包圍在上下的「斐」,我理解為翅膀上五色相錯的花紋,寓意好文章。所以總體意思是吃飯寫字,內外兼修。


     刻成陰文之後,用火漆燒印在卡片上,就有了一種文藝復興的效果。



     過兩天就裝好一堆信封,寫上地址送去郵局。想想這種流傳了兩千年的交流方式,二十年間就漸漸消失,真讓人唏噓啊。




    2

     如果我們的婚禮只是一起體驗這種前現代的書寫交流系統,那未免就太復古了。接下來的天馬行空,就是和好友們一起來實現了。


     我們的好友張弛是一位心靈手巧的時裝設計師,在一家名叫Yves Saint Laurent的巴黎裁縫鋪子做衣服。有一天她來無為居吃飯,然後一起去森林散步,我們本想要問問她森林的婚禮穿什麼衣服好,結果她創造力爆發說我們一起來做婚禮的衣服吧!


     一個一流的創造者應該是這樣的:給我一粒種子,還你一棵大樹。張弛就說,你們每人給我在布上畫幾根線條,我就可以給你們每人做件衣服了。


     於是我們就去扯了一黑一白兩塊布。只有一週時間給我和斐仙想畫什麼線條。並且,我給斐仙的布料畫,斐仙給我畫,我們各自畫什麼只能讓設計師看到。


     一週很快就沒了,這段時間裡面我還在瘋狂地寫邀請函,完全沒想出來該畫什麼。一起創作的那天到了,我們約在了一起,斐仙先開始在黑布上畫,我在隔壁屋子一邊等待一邊做別的事情,一會兒張弛來了說,輪到你啦。


     我站在一大塊白布面前,右手指間夾著鉛筆,想象準備要落筆下去寫書法,但由不知道寫什麼,從視頻中才看見那個時候我的兩手一直在來回交叉,落筆的時候順著手勢,畫了四隻交叉的甲骨文寫法的手。




     我後來看到斐仙畫的五條線穿過一個大圓圈,問她是什麼意思,她也完全信手畫出來的,具體是什麼意思倒也沒怎麼想過。


     直到婚禮前的幾天我才頓悟過來:四隻交叉的手,不就是「擁抱」嗎,而五條穿過圓圈的線,不就是五線譜伸向天空嗎?



     藝術家之間是不需要用語言來傳遞精神的,張弛好像在我們各自明白之前,就已經在看著線條畫出的時候讀懂了我們的潛意識。她回到家就畫出了我們心目中模糊的形狀:




    裁縫鋪下班之後為我們做衣服的十幾個深夜。






    試衣服了。禮服即將出場。



    3?

     2015年的最後一天,我向斐仙在冰天雪地的阿爾卑斯山Mont Viso前求婚,回巴黎後馬上悄悄地找到了巴黎鐵匠余瑤小姐:幫我做兩枚戒指吧,我要結婚了!


     我告訴驚訝不已的瑤小姐,我有兩個設計:一是鐫刻山盟的Mont Viso的形狀,一是鐫刻我們初次相會的「野渡無人之舟」。回來偷偷畫了許多草稿之後交給瑤小姐看,方覺小舟雖好,但水面飄蕩,不如雪山肅穆。




    2015年12月31日,我倆在3841米海拔的Mont Viso山前。



    余瑤的手稿和手作。(打鐵做戒指,請找鐵匠瑤小姐 微信violette_yao)




    4?

     七月已至。


     我們的好友傅斯特和小南特地來給我們造型,籌劃婚禮。還有森林婚禮主持人思思,我們一起去森林採集枝葉和鮮花。







    給壓寨夫人來點仙氣。



    和影像藝術家相戎一起去看森林婚禮的場地,研究下午四時的光線。



    我一眼就看中這個樹樁,這是天然的聖壇。我們就要在這個樹樁上結婚。



    5

     最後兩天來到了。



    婚禮前兩天的上午,斐仙和老爸一起做婚禮蛋糕。



    婚禮前兩天的午餐。



    偷吃烤地瓜。



    建築師潔瑩和曉花在做甜點。



    婚禮前兩天的晚餐。


     22號早上九點,安排好了上午的事情,我獨自出門,尋著路邊的枝條和花朵,給斐仙編了一個樸素的花環。



    日夜趕工的大裁縫張弛帶著終於完工的禮服來了!





    忙得騰不出手吃東西,丈母娘來喂。



    勤勤懇懇的cameraman David。


    此刻的廚房是這樣的場景──


    大司廚傅斯特在蒸蝦餃。



    壽司大廚振華在指導大家包壽司。







    Cameraman兼職壽司大廚。


    太黑和兔子瘋狂地洗碗洗菜。



    斐仙和小南率眾做甜點。






    趙端率眾切菜。






    娃娃們。






    距離婚禮三小時,我們還在討論典禮的細節。





     午後,搬運的後勤部隊在辛勤地把香檳紅酒和一上午大家親手做的食物手工搬進森林中。在此要特別鳴謝Norman、老崔、施洋、軒鶴、斯特、Arsène、趙剛、龔勛、張科、太黑等諸位兄弟!




    下午三點,朋友們陸陸續續來了。






    簽到。


     我終於要帶大家穿過森林去迎娶斐仙了。朋友們在路邊採摘鮮花給我,讓我插在花環上。





    此刻的森林。




    思思宣佈典禮開始。







    望眼欲穿還不見新娘。






    要經過考試,要唱新娘最愛的歌,以瑜伽姿勢……



    斐仙早已和姑娘們來到了森林里。




    伴娘們從森林的另一端出場了。





    斐仙手捧西蘭花,來了。




    「我把寶貝女兒交給你了。」


    頓時眼睛濕潤。







    畫家Ariane,戴著一頂草環,為我們證婚。







    思思現場法中傳譯證婚人長達十一頁的散文。








    把Mont Viso戴上手指的時刻。
















    香檳、美食與照相。


















    擁抱!



    大裁縫,辛苦你了!






















    大王叫你來巡山,你躲這裡吃烤鴨。






    森林漸漸昏暗,陽光隱去了,我們收拾好了這片林中空地,又把寧靜交還給了森林。





     我和斐仙的大事,就這樣在這麼多勤勞勇敢的兄弟姐妹們的鼎力相助下,達成了。特別感謝:裁縫藝術家張弛,如果有一天她開了自己的裁縫鋪子,請大家一定要支持她;工藝美術家余瑤,打鐵做首飾戒指請找她;衷心感謝斯特小南從頭到尾的幫助,分擔了我們大量的準備工作,尤其是婚禮美食的籌備;Ariane為我們證婚,思思的魅力主持和翻譯,人才啊!老崔、Norman、施洋、軒鶴、龔勛、張科、趙剛、東陸、張博、Arsène、太黑、還有孟明在森林里前前後後地搬運酒水和美食,多虧你們這份辛苦才成就了我和斐仙與大家的這一場美麗的體驗;還有鍾瀚的美味滷肉,振華的壽司,趙欣、Lily、趙端、曉花、杜娟、鄭玉的甜品和蔬菜美食;相戎、趙巍、潔瑩、豪哥的拍攝;小南、仲文、倩如等負責了新娘的造型……


     再次感謝所有來參加我們森林婚禮以及送來祝福的好友們!


    M E R C I !




     謹此鳴謝國際國內攝影家協會、攝影家、攝影愛好者與媒體雜志對《黃山文化旅行》的信任支持。夏季人文攝影計劃已出,歡迎咨詢!18905591923 13905591923 13855955519

    電話:0559-2536878 ?2523050 ?

    傳真:0559-2536789



    黃山文化旅行

    色悠悠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