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imya"></bdo>
  • <xmp id="aimya"><blockquote id="aimya"></blockquote>
  • 寧夏攝影學習研習社

    他做了一個PPT,入圍了奧斯卡金像獎

    開始吧2020-12-03 12:52:48


    《戰狼2》里那場屠殺開始前,吳京和他的干兒子正在享受炎熱里的冰啤酒,槍聲突然就響起來了。不分男女,不分老幼,殺戮像日常生活般降臨。七月底的影院里冷氣很足,很多人開始倒吸一口氣。


    區別于電影,一個叫薩爾加多的人用他的鏡頭,紀錄著真實的人間地獄。他花了一生的時間,帶我們看到貪婪饑饉苦難暴虐殺戮,卻在崩潰的邊緣,在世界的盡頭,呈現了重生的光茫。PPT似的畫面,入圍了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提名,豆瓣9.1高分。


    生而為人,不能止于抱歉。


    本文授權轉自烏鴉電影(ID:wuyadianying)。


    凝視

    Human


    上世紀90年代的一天,

    德國導演維姆·文德斯在畫廊閑逛,

    他有一個驚人的發現…


    維姆·文德斯|Wim Wenders|德國導演、編劇、制作人?曾獲得第37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41屆戛納電影節最佳導演獎,46屆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大獎…2015年柏林電影節授予了終身成就獎。


    他被一張照片深深震撼,

    照片背后有一個簽名:

    塞巴斯蒂安·薩爾加多。



    緊接著,

    畫廊老板從抽屜里掏出一疊照片,

    都是薩爾加多的作品…

    文德斯看著看著,淚如雨下。



    2007年,

    文德斯終于見到了薩爾加多。

    有一天,薩爾加多問文德斯,

    是否愿意加入一場沒有目的地的旅程…

    ?

    文德斯欣然答應,

    而這段旅程的產物,

    就是這部名叫《地球之鹽》的紀錄片。




    壹|勞作

    ?

    巴西,塞拉佩拉達金礦。

    當薩爾加多來到這個巨大坑洞邊緣時,

    眼前的一幕,

    讓他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奴隸式的勞作,螻蟻式的擁擠,恢宏、地獄般的場面令人震撼,古代建造長城或金字塔的場景大概就是這樣吧。

    ?

    薩爾加多說:苦難的人類歷史畫卷,在我眼前展開。建造金字塔時,建造巴別塔時,挖掘所羅門王的寶石礦時…不就是這個樣子嗎?



    這里沒有任何的挖掘機械,

    只能聽見5萬人在深坑中竊竊私語。

    ?

    人們扛著一包包的砂土,

    爬上高高的窄梯,

    每人每天要往返50-60次。

    每天都有人從梯子上摔下去,

    有人摔死有人摔傷…



    這些人里,有大學生、知識分子、工人、農夫…你以為他們是奴隸,其實他們都是自由人。

    ?

    在這里,沒有暴君,沒有奴隸主,奴役他們的是:金子。他們背上的每一個袋子里,有可能是砂土,也有可能是一公斤黃金。



    薩爾加多說:

    他們雖然衣衫襤褸

    甚至赤身裸體,

    但他們仍然具有人的尊嚴。




    貳|饑餓

    ?

    1984年,

    薩爾加多參加了無國界醫生組織,

    來到了埃塞俄比亞,

    親眼目睹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饑荒。


    這張照片里的是科普特人,他們來自埃塞俄比亞的北部地區。他們信奉科普特教,一年中必須禁食200多天,即使孩子快餓死了,也絕不違反教規,他們只等待死亡的降臨。


    在這里,死亡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由于見過太多的死亡,他們的心理有很強的免疫能力,已經能隨時接受親友的離去。

    ?

    他們年輕的臉龐上,有一雙行將就木的眼睛,空洞而無神。



    按照科普特教的習俗,

    身體清潔的死者才能見到上帝,

    所以他們的尸體被清洗得干干凈凈

    就好像是一份精心包裝的禮物。



    有一次,

    薩爾加多和難民們擠在同一輛貨車上。

    他看到這樣一幕:

    兩個餓得站不起來的朋友,

    躺在一起聊家常,

    就好像是某個周日的下午,

    他們正坐在樹蔭下侃大山。



    下面這張照片中的孩子是一個孤兒,

    他手里拿著一把小吉他,

    破爛的衣衫已經遮不住他的屁股。

    薩爾加多說:

    但請你仔細看看他的姿勢,

    堅定而果敢,

    他要帶著他的狗去遠方。




    叁|污染

    ?

    1991年,第一次海灣戰爭即將結束。伊拉克軍隊撤出科威特,薩達姆下令點燃科威特油井,滾滾濃煙,遮天蔽日…

    ?

    來自世界各地的消防員,匯集在科威特,奔向700多座熊熊燃燒的油井。



    薩爾加多說:

    濃黑的煙霧遮蔽了天空,

    一天24小時都好像生活在黑夜之中。



    大地就像是一塊燒紅的鐵板,

    消防員必須再澆上萬頓水,

    冷卻大地,否則石油會再次被點燃。

    關上那些噴射中的油井,

    是一件非常危險,

    又讓人疲憊的一件事情。



    照片里這些滿身石油的人,

    是來自加拿大卡爾加里的消防員。

    他們有一輛漂亮的紅色消防車,

    每天晚上回到駐地,

    們都會把車刷洗得干干凈凈,

    但第二天一大早,

    他們又開著漂亮的消防車重返油田…




    肆|死亡

    ?

    1994年,盧旺達總統的專機,被導彈擊落。盧旺達境內亂成了一鍋粥,胡圖族人對圖西族人展開了血腥屠殺。80-100萬人死亡,死亡人數占當時世界總人口1/5000以上。

    ?

    下圖是一顆手榴彈爆炸后的場景,沒被炸死的,也會被亂刀砍死。



    有一條直達盧旺達首都基加利的公路,

    150公里的路程里,

    堆滿了尸體,

    被稱為:死亡之路。



    有些人逃到了教堂里,

    以為憑借上帝的力量,

    能夠逃過一劫。



    學校里的孩子,

    也沒能逃過劫難。

    這間教室黑板上的字跡依然清晰,

    但孩子們都變成了累累白骨。



    更多的盧旺達人則四處逃散,

    他們逃往坦桑尼亞、剛果…

    一切能夠靠雙腿抵達的地方。



    途中的難民營,短短幾天時間,就能聚集上百萬難民。這導致水源、食物缺乏,疫病頻發…

    ?

    在這里,死神揮舞著巨大的鐮刀,像割草一樣收割人命。尸體堆積如山,來不及處理,又誘發出更多疫病,導致更多人死亡…形成一個周而復始的死亡循環。



    在下面這張照片里,

    一位父親正在送別自己的孩子,

    他要把尸體丟到“山上”,

    他神情自若,

    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每天至少有12000-15000人死亡。

    人們無法安葬所有的死者,

    他們用一輛法國軍方的鏟車,

    把尸體鏟到一起,

    十來個人一堆,再挖土掩埋。



    薩爾加多說:

    所有人都應該看看這些畫面,

    看看我們同類的遭遇。

    世間有一種兇殘至極的野獸,名叫人類


    這張照片中,最右邊的孩子即將死去。透過看他的眼睛,你就能看得出來。



    伍|歸來

    ?

    離開盧旺達,薩爾加多感覺自己即將崩潰了。薩爾加多說:我看見了太多黑暗,我的靈魂病了,我不再相信所謂人類的救贖。

    ?

    他不再相信自己的相機,他甚至開始質疑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薩爾加多說:那段時間,和妻子做愛,沒有精液射出,只有血。

    ?

    醫生告訴薩爾加多:你的前列腺沒有問題,但你正在死去,你必須停下來。



    薩爾加多帶著妻兒,回到了家鄉巴西艾莫雷斯。


    薩爾加多發現,兒時的農場已是物是人非:父母老了,森林河流環繞的田園變成了干涸的荒漠。



    薩爾加多決定和家人一起,把這里種成一片森林。他成立了環保組織“泰拉研究所”,經過十年努力。他們共種下了兩百多萬棵樹木,重現了森林。

    ?

    他在人類那兒喪失的信心,在大自然這兒找了回來。




    陸|創世紀

    ?

    薩爾加多再度拿起了相機,但他已經不能再拍攝苦難中的人類了。他走向了大自然…

    ?

    薩爾加多說:我最初的想法,是拍攝一個關于環保的主題。但后來我發現,地球上有一半區域都停留在創世紀時的狀態,我決定向這個星球致敬。


    這個新的拍攝項目叫:創世紀。



    很多朋友都勸薩爾加多:你是社會紀實領域的一流攝影師,為什么要闖進風光攝影和動物攝影的領域?

    ?

    薩爾加多回答道:因為這些領域,不會有人類苦難、殘殺和死亡。



    薩爾加多來到達爾文曾經考察過的地方:加拉帕戈斯群島。他在這里向大自然學習,用鏡頭去感知達爾文的進化論。

    ?

    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只巨大的陸龜,薩爾加多說:它仿佛是一位老人,有一種無聲的威望。當年達爾文來到這里時,它已經是一只成年龜了,說不定它還見過達爾文呢。



    薩爾加多說:你看,這張海鬣蜥的腳,讓人想到中世紀武士的手,以及盔甲上的鱗片。


    看著這張照片,我仿佛覺得海鬣蜥是我的表親,我們最初都是由相同的細胞進化而來的。



    這是一個長達十年的拍攝計劃,

    薩爾加多的足跡踏遍了世界各地。

    薩爾加多曾經乘坐輕型飛機、

    直升飛機、漁船、獨木舟、熱氣球…

    薩爾加多盡情捕捉自然、動物

    和原住民令人窒息的美。



    這部紀錄片《地球之鹽》,

    用簡單得類似于PPT播放的方式,

    向世人展示了大量薩爾加多的攝影作品

    豆瓣得分9.1分,

    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獎。



    但一些藝術評論家認為,薩爾加多的作品“過于唯美”,批評他利用處于極端困境者的遭遇來對觀眾進行“情感勒索”是“煽情的偷窺主義”。

    ?

    對此,薩爾加多的解釋是:這些苦難的人并不丑陋,我以尊敬的心情審視被攝物。



    馬里女人|1985年|因沙塵暴和慢性感染逐步造成這個女人雙目失明


    在《地球之鹽》的結尾處,薩爾加多回到了自己的家園。


    這個男人用他一生的時間,讓我們看盡了世間的丑惡,最后又回歸美好。在他種下的森林里,已經出現了一千多眼泉水,250萬棵樹木,就連美洲豹都在林中現身…

    ?

    現在這片森林已不僅僅屬于薩爾加多一家,它被巴西政府規劃為國家森林公園。


    薩爾加多坐在一棵大樹下對我們說:當我過世之后,這片森林將恢復為我兒時的模樣,這就是我一生的故事。





    最近不能錯過的好故事

    點擊圖片閱讀原文

    色悠悠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