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imya"></bdo>
  • <xmp id="aimya"><blockquote id="aimya"></blockquote>
  • 寧夏攝影學習研習社

    一不小心,訴了個2016衷腸

    克羅地亞陳2020-12-02 15:23:19



    2016就這么一溜煙,快要過去了。街上行人都在辦年貨啊買圣誕樹啊準備禮物什么的,街上忽閃忽閃著節日的燈,迷人的氣息甚為濃厚,這跟遠在中國每到春節前夕那種盛況有得一拼,只是圣誕樹改為桃花而已,亦或應該是人來人往準備春運和新年了吧。年末,我都會想想,這一年我都干了些什么,去過哪里。



    可是,當我要回憶起那365日,那8760個小時,那525600分鐘,把它們濃縮成區區幾千字,那些一時榮辱,狂妄,消沉,就突然,變得很可笑,很淡漠了。

    2016, 上半年我拖著1條滑雪時拉傷副韌帶的殘腿去了荷蘭阿姆斯特丹和克羅地亞,下半年我開了2場個人攝影展,累計全年我在美國荷蘭廣州等地見過3個多年神交但素未謀面的網友,忙里偷閑走過6個國家,64963公里, 都遠遠不止地饒了地球一圈半。還拍下了近40000張照片,記錄著5個瑞士傳統文化盛事,2場大型體育賽事,若干商演促銷品牌推廣,和近80個家庭的種種幸福和甜蜜。 回廣州一趟,還受邀在廣州大學做了一場關于攝影的講座。真心感恩各界的支持和鼓勵。




    除了這些能量化的過往,我還對人生有些更感(啰)性(嗦)的認識。


    #我 發現很多人其實是有選擇恐懼癥的

    很多時候,我們都希望有得選擇。但其實最簡單直接的,就是沒有選擇。

    有些人希望有很多很多的選擇,這樣自己掌握著主動權;有些人則越多選擇越犯困難癥,拖了一年,現在來給我最后選片答復的客戶,我很感謝他給了我某些啟示。我又何嘗不是?一想起我的德語和法語,我就開始頭疼了。。。


    以下是自制表情包,請妥妥收下






    #人 需要接受真實的自己

    從業這些日子,碰到過各式各樣的客人,他們對自己樣子的感受,就像哈姆雷特,1000個人1000個版本。總體來說,比起國內的風氣,這里大多數都不喜歡過度修飾,不喜歡濃墨重彩地對皮膚進行調整。

    我至今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一個來自南美的中年婦女找我拍頭像,事前她千叮萬囑我要把她拍好,敢情能不能找到工作就看這照片美不美了。事后我出于各種職業“道德”考慮,幫她稍微調整了一下兩邊眼睛的大小及水平,然而,她看完樣片委婉地請我給她改回來,這讓我羞愧不已。這,這簡直成了我的職業生涯污點了。說實話,讓我后期把臉上美人痣曬斑老人斑去掉,削骨去脂,整個人年輕十幾二十年的大有人在,而那張照片,在見過她真人和對比照片的情況下,不會覺得照片有很明顯的夸張。不過,當然是尊重客戶的選擇為前提了。只是我,越來越不知道,其實人最最希望看到的,是真實的自己,還是自己心目中的那個自己,抑或是其他人眼中那個“美好的自己”了。


    還有,居然有個荷蘭人,是個前老馬同事,以為巧遇了有很多共同話題會比較容易搞好業務,結果,拍完看完樣片,回復: 我不太滿意,你把我臉都拍圓了,我看你后期應該夠嗆。。。其實我覺得沒必要修圖,不過,我還是修了一次,他更不滿意了,我請他把他喜歡看到的那個自己展示給我,于是他發了一張他最滿意的生活照。然后我把他那張照片P在我拍的照片旁邊,左右對比,最后。。。他欣然接受了我原來拍的那張,原!片!



    人像攝影,到最后其實都不是一門照相機的藝術,是和人相處的藝術,看人的藝術。





    #我的職業之路
    曾經,我有一個小心愿,就是把身邊的朋友,他們朋友圈,facebook, Google plus, linkdedin etc所有頭像都變成自己的作品。看到朋友一個一個“淪陷了”,紛紛采用了自己各種場合拍下的他們的照片,心里無限鼓舞和安慰。


    最難忘的是回國無意中拍到兩張父親。然看著我給他拍的特寫,他只丟來一句話:”人老了就丑” 可以想見,父親心里的那種涌動。而對于一個攝影師,連自己父親都拍不好,我許久無處訴說。


    真冤枉,明明我心目中最帥的男人就是我爸。


    #看 世界
    世界這么大,沒去過的地方多著呢。是什么迫使我這么熱衷于行走呢?我想,除了一些特有的地方特有的景色,是人。是看人這件事,讓我很想,就這么一直走下去,看下去。
    街上的人多的是,坐在蘇村的露天咖啡館就可以看。行人紛至沓來,一撥一撥地,或行色匆匆,或悠然自得。只有我,靜靜地,相對不動地,看身邊如流水一樣的人,流過流過。這些人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他們,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 不是嗎?

    以上這五張都是蘇村。



    今年去的地方不算多,但有兩個是長達一個月的,跨幾個城市。感覺,原來旅行也可以這么累。以至于回到家,總覺得,哎。終于結束了。該是時候歇一歇。


    請再次允許我把這些主題不一的照片們堆砌在這里又恕沒有太多篇幅進行介紹。它們本應該突兀違和,又相安無事。它們幫我打開那扇記憶大門。。。

    法國,一月份呆在阿爾卑斯山南麓精進滑雪技能,未果,反而偶得幾張夢幻的小鎮風光。站在雪地里長達40分鐘,腳都凍僵了。人生新體驗。





    荷蘭阿姆斯特丹,我摔傷了韌帶之后上了夾板去的,一瘸一瘸,走得很慢,反而把時間都留在了精華的部分。我覺得沒有時間白天去的同學可以晚上去,白天的阿姆完全不在他本來那個狀態。。。跛了還要旅行,你都瘋成這樣了,人生新體驗。





    克羅地亞,也是早早計劃好的。跛了也要去的。六個星期夾板下的右腿,肌肉開始萎縮,走起路來并不艱難,難的是蹲下再起來。收獲還是蠻多的,發現了一個新的值得一去再去的目的地。




    西西里,名副其實,童叟無欺。。。完全符合外界各種描述和想象。你值得擁有!去活火山的纜車和瑞士的比起來就像是吳彥祖和王寶強。。。雖然這樣比有點不厚道。但人王寶強也是實力派,把我弄惡心了吐了一地,還吹得滿嘴是沙之后,還是把我安全送達。。。







    波士頓


    三藩市



    從三藩市沿著海岸線一直北上抵達Crater lake

    波特蘭,熱帶雨林,我慶幸自己是親歷親為做功課,沒有隨大流。自己走的路就是最好看的。


    經過奧林匹克國家公園,還無意中發現去西雅圖的路上有一家極好超贊的海鮮餐廳。


    暫時得出結論,要是我們去美國發展,那西雅圖必將是我們落腳之地。其實,氣候和廣州也很像嘛。





    美國之后,回家,百廢待興。休整了一個月,又出發酷熱的臺灣。重新感受久違了的熱帶亞熱帶氣候,發現那個詞真是說得好,南橘北枳,說的就是我這種,已經嚴重退化成歐洲體質的人。反正下次再去,肯定是冬天。






    成都,峨眉。吃貨踏上去吃的終極之路。心愿已了。






    再遠的地方,只要愿意邁步,都并不遙遠
    再近的地方,只要不愿走去,也遙不可及


    我始終覺得,老年的時候要獲得幸福,必備的條件就是能吃。能走。


    在瑞士,我也沒少爬山。一個上半年一瘸一瘸的人,下半年積極catch up,看照片就知道活躍程度。




    #夢想 至今我都無法說清的一件事
    我撫心自問,我需要揚名立萬嗎?還是飛黃騰達?如果都不是?
    那睡多大的床不是睡,住多小的房子不是住呢?

    十年前,我是一枚貓在倫敦讀藝術的窮學生,一周伙食費只要15英鎊,三四十P就可以買一個卷心菜(廣州話,西生菜),但其實毫無營養,因為這貨只有大量的水分,吃完像鴨子淌水一樣,有的只是飽腹感。

    最近,我又迷戀上這菜了,因為我想穿回十年前那條去完西藏買的裙子。人生啊,,有好多好多的輪回,玄幻往復,有時是夢囈,有時是真實。


    又回到那句,我曾經和前老馬同事P小姐講過的,人的終極目標就是 自由,快樂。

    我們想要活得更自由、更快樂,我們至少要完成這樣一件事,
    那就是自我實現——在我看來,“自我”是這個世界上最黑暗同時也是也是最迷人的一個領域,而“自我實現”則是世界上最爽的一件事。如何自我實現?我們只要用我們童年時的勇氣和好奇心去做我們打心眼兒最想做的那件事就可以了,也許我們會成功,當然,我們同樣有可能會失敗,但至少我們嘗試過了,這是一種以夢為馬的嘗試,同時也是一種能讓我們感到死而無憾的嘗試。2016, 我要說,路還是要繼續。(PS,2017暫不滑雪,爭取把腿養好,加緊了肌肉訓練,來年再戰!)



    謝謝觀賞。

    謝謝眼下的每一天,它們都是余生里最年輕的一天。



    Cloudia Chen, 人像攝影師,策展人,寫手,非主流藝術工作者







    色悠悠久久